top of page

毛很多其實是傷很大

朱芯儀 Chu Jui-Yi 諮商心理師


毛很多其實是傷很大/看見心理

五年前,與壯碩的先生同遊東京,他的體重就像女人年紀一樣保密,愛小酌的他排了個「惠比壽啤酒博物館」的行程。


調皮的我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們怎麼要去惠比瘦,鐵是輸定了!應該要去惠比胖啊!」


接下來…各位看官請自由聯想,我就不贅述了!


我承認當時的故意和不識相,謝謝先生願讓我把這段往事寫出來,「胖子」的毛早已被拔除,對他不再有絲毫殺傷力了。


就像現在路人大罵「你是青瞑哦, 撞到我了啦!」,我會一臉讚賞的說:「你好聰明哦!」,站務人員不用「視障旅客」而呼喊「盲胞」穿梭車廂高聲找尋時,我毫不遲疑的舉手:「盲胞在這裡哦!」。 因為看不見已然不是傷,它更不會造成我與別人相處之間的毛。


你是否覺得有些人毛好多,請你諒解,因為內心自卑卻不願承認的傷,只能長出強烈被尊重的毛來包裹;因為別人說他一句就等於砍了自己幾十刀,索性變成先發制人的紙老虎;因為很想不負責任卻不被自己允許,面對灑脫自在的人就謾罵對方不負責任。讓他抓狂失控並不全然是你的問題,只是觸動了還無法消化的傷,他的內心比你更痛,只是不願揭開紗布面對罷了!


而我們自己呢? 我以為對於這殘破的身體早已全然接納,但當運動教練要求單腳獨立測平衡,朋友們看我的成績爛的荒謬,七嘴八舌的教我如何擺重心、腳彎曲、手平舉…時,突然一陣不耐的反感湧出,正當要張口叫他們別說了,我才驚覺,對於視力和聽力我已然免疫,但原來,對於腦瘤的後遺症--身體不平衡仍是我心頭尚未完全康復的傷啊 !


如果沒有傷口,被撒鹽不會那麼痛,一根毛也就代表一個傷,當發現某些情境、某句話、某個人會引發我們超乎尋常的反應時,別只急著對外表達不悅,是老天給了我們一個好機會,去覺察自己,關照內心,因為我們並不能阻止這個世界繼續撒鹽,但我們絕對可以決定讓自己更健康的面對生活裡的每一天。



歡迎加入及推薦看見心理Line@ 隨時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與文章

同時也可以使用Line@詢問及直接預約我們專業的心理師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分享看見心理的好文給朋友喔 😄

想常常收到心理好文嗎?

把「看見心理」的LINE分享給朋友➡️

或者搜尋「看見心理」的LINE ID➡️@seeingcounseling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