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孤獨成為養分

謝宇鈞 Terry Hsieh 諮商心理師


奧運特別系列專題(三)



最近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大概就是東京奧運了吧!看著自己國家的選手們努力的在運動最高殿堂上奮力地爭取屬於自己和國家的榮譽,心中總不免熱血沸騰起來。 而看著他們努力奮戰的身影,筆者心中偶爾都還是會出現「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感受。 就像我過去的服務個案跟我說的那一段話, 「台下再苦再累只要能上凸台,都是值得的,但誰會知道在這些榮耀的背後,存在著多少訓練時的孤獨和痛苦。」

記得前幾天,男子柔道選手楊勇緯勇奪台灣奧運史上首面柔道銀牌,媒體除了大肆恭賀慶祝外,也提到了在他的身上也有著俗稱「柔道耳」的運動傷害,這是一種因為反覆訓練受傷,而導致耳朵囊腫纖維化的症狀。

媒體使用光榮的印記來形容這個運動傷害,但對大多數的運動員來說運動傷害其實不僅僅是家常便飯,那更是一種伴隨人生一輩子的 孤獨和痛苦。

當我們談論痛苦時, 通常我們會認為分成了生理和心理兩個部分,而運動員則同時承擔了這兩個部分。 就如同上述提到了柔道耳一樣,每個不同領域的運動員都有著程度不一的運動傷害, 甚至他們在賽場上拚搏時,也都是帶著這些傷害孤獨地往前進,這在一般人看來,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對他們來說還能夠忍受這種巨大的折磨。而這其實就是一種「孤獨力」的展現。


過往,筆者曾經是個業餘的籃球選手,每當到賽季那怕身上有多少傷, 總是會努力的讓自己可以在場上奮戰,而工作之後,也開始讓自己練習長跑與騎車, 還記得有一次比賽的賽道需要繞著碧潭河畔跑四圈,每圈距離是7.5公里, 在跑的時候每經過一圈都有種想要放棄的衝動,

但看著遠方,總會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不要放棄,

我還記得到達終點時,自己喃喃自語地告訴自己:

「你做到了。」心裡面則是滿滿的感動, 而且在下一次跑步時,總會發現到自己又往成長了。 其實,所謂的孤獨力,就是一種和痛苦對抗並存的過程, 記得在許多的宗教或是訓練的法則中,總是會說:「要 享受痛苦、 喜歡孤獨。」 然後我們才會成長,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們玩電動遇到關卡大魔王一樣,只要我們擊敗它,那麼我們就會升級成長。

但為何會如此呢?因為就像我們打電動遇到關卡大魔王一樣, 即使我們不斷的被擊敗,我們還是會從中找到痛苦的弱點,甚至是在這樣的過程中,反覆運用自己過往學習的技巧,進而達到目標,擊殺大魔王,享受勝利的果實。 所以在這當中,我們就會發現到,即使會無數次被擊垮, 但因為我們知道最後勝利的感受是好的,於是寧願忍受中間的痛苦,以讓自己達到更完美的境界。

就像我們在減重的過程中,即使很痛苦,不能跟朋友聚餐,但只要想到減肥成功後的感覺, 甚至是每周結算時減少了0.5公斤,我們都會開心得不能自己,而也是因為這份甜美,讓我們得以繼續面對接下去的痛苦。 所以給自己一點鼓勵吧!當自己完成了一些成果之後, 因為只有如此,我們才會有能量持續的與痛苦和孤獨拼搏。



歡迎加入及推薦看見心理Line@ 隨時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與文章

同時也可以使用Line@詢問及直接預約我們專業的心理師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分享看見心理的好文給朋友喔 😄

想常常收到心理好文嗎?

把「看見心理」的LINE分享給朋友➡️

https://line.me/R/ti/p/%40seeingcounseling

或者搜尋「看見心理」的LINE ID➡️@seeingcounseling

2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