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催眠,沒有副作用的止痛藥

張皓涵 Hao-Han Chang 臨床心理師


催眠,沒有副作用的止痛藥/看見心理
催眠,沒有副作用的止痛藥/看見心理

L小姐,中年女性,慢性疼痛患者,病因未明。就診過內科、外科、復健科、神經科,拜訪過各大名醫,最後在疼痛科醫師的建議下踏進諮商室大門。 「其實我不確定心理諮商能不能治好我的疼痛病」,L小姐帶著焦慮,用不確定性開啟了諮商序幕。隨著心理諮商的進行,我慢慢了解L小姐在三年前喪母後,很渴望再次感受母親的溫暖,但母親臨終前與病魔對抗的痛苦畫面,卻也一直深刻烙印在腦中。與此同時,疼痛症狀便如夢魘般纏身。 諮商經過一段時間,我決定讓L小姐在催眠世界裡,重新與母親對話。在透過指導語讓L小姐進入催眠狀態後,她引領我到了家中的臥房,同時也是母親住院前兩人共享最後的快樂時光。 L小姐一邊流淚一邊說出心底話,而我也在旁引導她去感受母親可能會給她的回應。 「老媽坐在我旁邊,她撫摸著我的頭。」 「媽,我真的捨不得妳走,但看妳這麼痛,我真的好想幫妳承擔這些痛苦。」 「老媽叫我不要擔心她,要過好自己的生活。」 「她叫我不要凡事都這麼執著,應該要好好照顧自己。」 「瑞士刀吧,升高中時老媽送我的禮物。但我把玩時曾不小心割傷手,那時是老媽幫我擦藥的」L小姐哭著說。隨著進入更深層的催眠狀態,我邀請她將母親及自己的疼痛都化成有形的物體。 「是因為我沒有謹慎使用它才受傷,但其實這是個禮物,還是個好用的小工具」L小姐在催眠世界裡,將比喻成疼痛的瑞士刀給出了嶄新的意義。我接著邀請L小姐將代表疼痛的瑞士刀,緩緩收進催眠世界的禮物盒,並且想像隨著緞帶一圈圈的綑綁,疼痛就離自己越來越遠。 「這種慢性疼痛其實一直很困擾我,但剛剛突然覺得,好像是媽媽提醒我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叮嚀。」L小姐在離開催眠狀態後的第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對L小姐全新的詮釋而給出肯定,並在確認她面對疼痛時能採取有效的自我催眠策略後,才看著L小姐以感到訝異卻安心的表情離開諮商室。 被稱為催眠之父的艾瑞克森醫師是小兒麻痺症患者,終生與疼痛抗衡,因此艾瑞克森取向催眠也常用於處理疼痛困擾。實務也發現,催眠確實能使用在疼痛管理 1. 除了能減緩疼痛,還能同步達到放鬆與情緒的平穩。 2. 不會有成癮問題,也沒有明顯的副作用。 3. 學習到自我催眠技巧後,不需要別人協助就能自行與疼痛共存。 接受過催眠後,L小姐在後續幾次諮商過程中,分享著疼痛頻率的降低,且即便疼痛來襲,也能透過自我催眠緩解了。隨著L小姐許久不再提起疼痛經驗,我也能確認,她已經克服了疼痛帶來的困擾,並且準備在諮商室裡處理人生的其他挑戰。



歡迎加入及推薦看見心理Line@ 隨時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與文章 同時也可以使用Line@詢問及直接預約我們專業的心理師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分享看見心理的好文給朋友喔 😄 想常常收到心理好文嗎? 把「看見心理」的LINE分享給朋友➡️ https://line.me/R/ti/p/%40seeingcounseling 或者搜尋「看見心理」的LINE ID➡️ @seeingcounseling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