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半說我不愛他,在感情裡,只靠愛行不行?》談關係與同理心

林少湲 Bonny 諮商心理師



亞亞一坐進諮商室,劈頭就說「心理師,我跟你說,是我另一半要我來的,他說我再不來諮商,他要跟我分手了。」

心理師說「他聽起來很不滿意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亞亞說「還不是他太貪心了,我如果不愛他,會幫他做家事、聽他抱怨他老媽跟老闆、還買禮物送他嗎?這傢伙一天到晚說什麼「感受不到我的愛,說我不在乎他,真的讓我覺得很煩耶!他就是個玻璃心,動不動就說我常常情緒勒索他,我才覺得他老是拿分手來情緒勒索我咧!」

心理師說「我們一起來看看關係中發生什麼事情,造成你跟他的情緒與感受,這麼不一樣呢?」

諮商歷程中,擔任主管的亞亞,總是想要「幫」伴侶快一點「好」起來、做些「改變」離開不舒服的情緒,溝通的方式會讓伴侶感受到被指責不夠好,「伴侶只是在抱怨」隱約透露伴侶很像是草莓族/公主/媽寶,很像新進的菜鳥同事...,亞亞把自己無形中塑造成高高在上的拯救者,要來改變與改善伴侶,卻忽略了伴侶渴望被支持、傾聽、同理、鼓勵與安慰,亞亞與伴侶變成了一種心理位子上的不平等,那自然伴侶感覺是非常不舒服的。


恍然大悟的亞亞,在諮商體驗中,覺察到自己因為過去爸媽太忙,自己並不習慣溝通與傾聽,習慣什麼事情都先一肩扛起,也因此把原生家庭中大哥的樣子帶到伴侶關係,把伴侶當成弟弟妹妹在看顧與教導著,沒有發現伴侶渴望與亞亞是平等的關係,希望能滿足到彼此的愛之語。

因此心理師在諮商中,協助讓亞亞感受到同理心與溝通,帶來的效果,亞亞發現諮商過程的溝通,帶來很支持、溫暖、被懂得與理解,回應與提點亞亞的方式很舒服,亞亞才發現自己在關係中,其實一直付出也有些疲憊,明明想要伴侶陪他去打球,也想要被伴侶肯定,但都說不出口,而對伴侶沒有做到也感到生氣與挫折。

亞亞開始學習同理心的回應與提出需求方式,避開高高在上的心理位子,試著貼近伴侶:


1. 觀察:不給予評論只試圖說出觀察 觀察伴侶在談話中的表情、姿勢與可能的情緒,回應伴侶可能在意與苦惱的部分,讓伴侶告訴自己是否正確,「你是不是覺得...,所以你的心情...」。


2. 感受:說出我的感受如何 感覺一下自己聽到時,可能有的心情與狀態,「當你這樣說時,我很捨不得你辛苦。」


3. 需求:直接說出自己真正的需求 直接或間接了解伴侶談話的需求,並適時表達在乎與愛,「我很在乎你,不希望你難過,所以我想要快點讓你覺得好過許多,想要幫助你解決困難,讓你開心一點。」


4.請求:提出明確的請求 「我很在乎你的感受,你可以告訴我,我做些什麼,會讓你比較好過呢?」、「我很愛你,不希望你心情不好,我怎麼幫你?」、「我想幫你做事/帶你去玩/買禮物/陪你聊天/好好懂你的心情,你覺得哪一個是你現在需要的呢?」

諮商數次之後,亞亞發現自己跟伴侶之間的感情升溫,把久違的親密感與愛情找回來了,伴侶更常常稱讚與肯定自己,亞亞自己也練習著試著說出自己的感受、想要與請求時,自己也對關係的滿意度更高,更能心平氣和的與伴侶溝通,感受到被愛與支持。

備註:個案經改寫、匿名化處理


歡迎加入及推薦看見心理Line@ 隨時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與文章

同時也可以使用Line@詢問及直接預約我們專業的心理師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分享看見心理的好文給朋友喔 😄

想常常收到心理好文嗎? 把「看見心理」的LINE分享給朋友➡️ https://line.me/R/ti/p/%40seeingcounseling

或者搜尋「看見心理」的LINE ID➡️@seeingcounse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