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男性的帥氣與哀愁》我的努力也渴望被好好看見

簡佑庭 Chien 諮商心理師


阿郎在一個肩膀痠痛到清醒的早晨,正思索著怎麼調整上班的背包還是要換成行李箱⋯


突然,腦袋浮現一段話,肩膀好硬啊...已經堅若磐石了,這樣的我,夠有擔當、夠格稱為一個能撐得起家庭的男人了嗎?於是阿郎的心理展開一段內在對話⋯⋯


肩膀好酸好緊啊,是不是該換個背包了呢? 噢⋯不行⋯肩膀太酸了⋯是不是叫孩子們的媽來幫我按一按? 唉⋯算了⋯她等等要送孩子上學,讓她多睡點好了⋯ 她知道我其實是為她著想的嗎?她知道我其實也很辛苦嗎? 昨天她又在抱怨我怎麼都不早點下班回家陪孩子了⋯ 拜託⋯我如果不趁現在還有得多跑一點工作、應酬讓客戶喜歡我,家裡的開銷怎麼夠啊? 孩子過節要禮物、過年要紅包、還要準備開學的學費社團費⋯ 我當然要多拼命一點做啊⋯ 可是她怎麼都不了解⋯⋯? 我真的很努力想撐起這個家,我的努力有人看見嗎? 我這樣是個夠格的丈夫、父親、是個有用的男人了嗎?




集體逐漸失語與機械化 這樣的聲音,可能我們不常有機會聽得到,因為我們的文化中,男性並不被鼓勵抱怨、訴說自己的心聲與苦悶,甚至,那曾經是被戲謔的稱為「很娘」、「要被剪掉」的行為。 久而久之,男性通常比較習慣沈默,覺得,反正說了也沒用、那很不務實、寧可把說的力氣拿去為自己的事業與家庭拼搏,於是我們身邊的男性朋友,多半處在遺忘了訴說自己的能力的狀態。


有口難言也言不由衷 而在這逐漸失去訴說能力的歷程中,整體大環境的壓力,對男性應有的好男人期待卻與日俱增⋯ 不可諱言的是,父權主義的文化為男性帶來了更多的優勢和權益,但在心理、家庭等私領域,男性的弱勢卻也無形的一直被拉大。 可能有人會覺得很奇怪,薪資結構和職位優勢、比較多的升遷機會和權力,男性到底哪裡弱勢了? 但更是因為如此,男性傾向迴避一切可能顯得自己好像不夠厲害的言行,變得不談情緒和感受(於事無補、很弱)、變得找出目標和問題並且盡全力去解決(這樣才能展現自己有能力)。 男性內在的苦悶、壓力、痛苦、糾結全都被消音了,男性多半只能繼續拼命的努力解決問題, 而自己的心意卻只能說給自己聽,不好說、甚至說不出口,只能默默期待心裡重要的對象、重視的人,能夠理解自己的用心。 這是多麽可惜的一件事啊。


展現脆弱也是一種強悍 過於剛硬則容易斷折,當我們只能接受強悍的自己時,內在的自我必然會尋找身邊安心對象宣洩以求平衡,更可能會沈迷某些事物來讓自己不要注意自己的痛苦與哀傷。 如此一來,只會逐漸導致我們將自己的壓力與受傷轉嫁到我們重視的人身上。 再不然,就是逐漸在自己的身心,累積內傷,直到再也承受不住為止,各種身心疾病於焉生成。 若是我們能夠碰觸、展現自己的柔軟與脆弱,我們就能更加的完整與強韌,就如同打造武士刀一般,需要反覆碰觸、淬煉柔韌的芯材、最後才會包裹上堅硬的刀鋒。 當我們敢於承認並且正視自己的脆弱與不足,我們會更加的自由! 也更能發揮生命力與創意去尋找,能幫助我們克服困境的資源,而不是將氣力用在有意無意間的遮掩否認自己的脆弱不堪,於是我們就能夠更加的完整與強悍有力。


打破刻板印象找回真正的力量 我們可以練習看看,至少對自己誠實,我並不總是堅強與完好,我可以為自己找到一個安心的空間展現自己的脆弱、表達自己的受傷壓力與挫折,慢慢的,我也可以找到我信任的對象來展現真實而完整的自我。 於是,我可以體驗到一種不同的自由,不完美又如何? 我可以為自己創造足夠的喘息空間,讓自己擁有力量可以不斷前進與開創新的可能性。 當我有能力表達自己的脆弱與不足,我們反而為自己撐出了一個彈性的空間,讓自己得以選擇學習進步、整合資源、又或是另闢自己擅長的新道路。


如果回到開頭阿郎的故事,壓力、自我懷疑、不安,其實不需要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在心底跟自己打架、自我消磨。而是不論向自己的伴侶訴說,還是告訴自己,我只是需要喘息的空間,都能幫助自己重新找回自己的力量。 一種得以看見自己的好、肯認自己的能耐,於是可以更加發光發熱的力量。




歡迎加入及推薦看見心理Line@ 隨時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與文章 同時也可以使用Line@詢問及直接預約我們專業的心理師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分享看見心理的好文給朋友喔 😄 想常常收到心理好文嗎? 把「看見心理」的LINE分享給朋友➡️ https://line.me/R/ti/p/%40seeingcounseling 或者搜尋「看見心理」的LINE ID➡️@seeingcounse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