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關於「遺憾」

詹宗儀 Jan Chan諮商心理師

· 閱聽與心理

關於「遺憾」

詹宗儀 Jan Chan諮商心理師

來不及或沒機會說出口的愛,往往一個轉身,只留下遺憾。

轉身的瞬間或許是悄然離去,或許是撕天崩地的錐心刺骨,只是痛完之後的復健卻長路迢迢,究竟這樣的傷有沒有癒合的那一天呢?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未竟事宜的糾纏

愛情中總會出現這樣的句子,尤其在愛情走向尾聲的時候,希望沒有遇見彼此代表著希望這段關係不曾發生,抑或是感嘆於這樣的關係剩下許多可惜的地方。

這些可惜,我們可以視為關係中的「未竟事宜」,「未竟事宜」代表著我們生命中所害怕碰觸的那些不願面對的部分。

這些害怕可能用逃避的方式面對,只是逃開的當下以為沒事了,卻可能在午夜夢迴時湧上心頭,總覺得留下好多可惜,總覺得「如果,當時再多做些什麼...」或「如果,當時我沒選擇了另一個人、另一種方式...」

這些「未竟事宜」可能會造就緊張、後悔等不愉快的情緒,很多時候這樣的未竟事宜會跟著我們一輩子而無法解決。

浮出意識的部分會是常常懊悔著當初,或是不斷重複叨念著當時的情況,壓抑進潛意識的則是會變化成惡夢、情緒困擾甚至是身體上的不舒服,那是因為這個心結沒有被打開的關係,梗在心中的難受。

未完又無法哀悼的悲傷,沒被認可的關係。

故事中黑咖啡的集點,代表著情感的堆疊,他們雖然沒有正式與彼此告白,可是愛情卻早已住進女主角的心中。只是這樣的愛伴隨而來的,是一種難以言語的感受。

那是種多年後想起時在心頭酸酸的、悶悶地卻又不容易形容的一種痛,曾經的甜蜜互動回憶時卻沾上了苦澀的滋味。由於男主角小藍的已然離世而再也沒機會擁有一個開始,女主角也無法具體向人訴說著這段關係。

畢竟兩人沒有「正式」交往過,彷彿要透過小藍的宣告:我們在一起吧!這樣的感情才算是名正言順?沒有所謂的關係確認,女主角陷入一種無法哀悼的悲傷。

華人文化中的悲傷,是透過哀悼儀式讓悲傷流露,面對這一段沒有正式開始的關係,女主角在哀悼儀式中很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女朋友?大學同學?彷彿找不到適合的位置可以容納女主角的悲傷。

於是,想像小藍有一天會拿著黑咖啡來到女主角的身邊,藉由想像小藍還在人世成了可以安慰自己的一種方式。

把〈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放在手機中最愛歌曲的位置,讓小藍放在自己心中的那個特定的位置,透過時時刻刻地反覆聆聽,試圖抓住一些片刻讓自己產生一切都沒有改變的錯覺,想像小藍活在未來的生活、永遠的跟自己在一起,成了一種飲鳩止渴的痛楚。

這樣的失落若是沒有覺知或是被看見,很容易讓自己陷入無法走出的陰霾。

死亡,不代表關係的結束

再多再多的假設與回憶,都無助於讓痛苦遠離。

唯有重新檢視相遇的意義,透過回到過去的那些片刻,開始一場重新的認知與建構,讓女主角從失落與悲傷中暫停,了解這段關係的想像,重建對這段關係裡新的看見,我們才能對這段關係帶來新的意義。

定義了關係,讓悲傷有一個合法的位置,悲傷才能被看見,療癒才能開展,重建了彼此相遇的意義。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們終將再分離

而我的 自傳裡 曾經有你 沒有遺憾的詩句

 

生命中充滿著各種的可能性,唯有真真實實的面對這一切的發生,好好的感受情緒中所有感受,這樣的關係才會沒有遺憾,透過讓故事得以重新看見,進而帶來這段經驗新的意義。

補上小藍來不及告別的那個缺口,讓自傳中的小藍有個好好的告別,我們才能真正的沒有遺憾。

撰文者:詹宗儀 Jan Chan諮商心理師

本文為聯合報邀稿文章

#詹宗儀諮商心理師

#看見心理諮商中心

#閱聽與心理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