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讀電影「禁入墳場」:

面對死亡的恐懼大過死亡本身?

蕭景云 諮商心理師

· 心情咖啡館,家庭關係,身心調適

讀電影「禁入墳場」:

面對死亡的恐懼大過死亡本身?

蕭景云 諮商心理師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有許多出色的小說作品改編成電影,

例如安眠醫生(Doctor sleep)、綠色奇蹟、牠(It)。

2019年的電影「禁入墳場」 (Pet Sematary) 描述一家人搬到鄉下想過清幽的生活,父親透過鄰居發現住家後的森林蘊藏著讓寵物起死回生的神秘力量,但復生的貓展開一連串詭異難解的攻擊,讓他不得不棄養來保護自己的小孩。一次意外的車禍讓他失去的女兒,熬不過悲傷的痛苦,他選擇了使用這股神祕的力量,儘管復活的女兒可能不如以往乖順,而是擁有那活屍般致命的攻擊性。

電影中的父親是位理性、不相信有死後世界的醫生,他長年在急診工作面對生死關頭,可能比起大多數的人更接近死亡,累積了更多對生命無能為力的挫折。然而面對這一切超自然的復活,在死亡大關之前好似他擁有了選擇的機會:繼續無能為力接受女兒死去,或是忤逆自然賭一把女兒可能復活!給予孩子生命的父親,該怎麼面對死而復生的誘惑?

猜想父親的心情,也許即使是活屍,女兒頂多變成一個叛逆的青少女吧?再怎麼樣糟糕的狀態,親子之愛都可以包容?再往深一點去看,父親要面對自己為了女兒換了工作搬到鄉下,卻「害死」了她,內心可能十分糾結,如果不是因為不想繼續待在高壓的急診室工作,雖然聚少離多但至少女兒還會活著?還是寧可女兒變成活屍來折磨自己,都好過面對內在的痛苦與自責?

面對死亡的恐懼,是否大過死亡本身?

雖然我們都知道人會一死,但面對死亡卻很陌生。光是想像身邊最重要的人或寵物離開,或是自己即將死去沒辦法呼吸的慌亂,那個痛苦太過巨大。永別如同靈魂的撕裂傷,我們不知道會怎麼痛、痛多久,彷彿自己的一部分也跟著死去。

但如果能擁有死而復生的選擇時,我們能幫別人,即使是自己的孩子做選擇嗎?
如果對方不能像沒死過般的活著,我們能在復活的誘惑前放棄這個選擇嗎?

太入戲想著這些問題,我消化著史蒂芬金式的恐怖。

我們也不知道死者要復活得歷經什麼樣的過程或付出什麼代價。但根據日片「地獄哪有那麼high」或韓片「與神同行」的想像,陰間的「時間」與陽間是不同的,要投胎或回到陽間得要歷經許多折磨與考驗。電影中我們只知道女兒是帶著恨與殺死所有人的決心回來的,但到底得要受多少折磨才會讓原本溫和愛家人的她變成這樣的?光想到這裡讓我更毛骨悚然,沒有演出的畫面更加可怕。

「禁入墳場」的結局,是也成了活屍的父母女兒一同逼近還在車中年幼的弟弟,他們會怎麼被對待涉世未深、還不太會說話沒有太多人際糾葛的人類?看電影的同時,我竟希望活屍也能保有一絲人性,讓弟弟有機會可以安全(?)長大,但失去家人還曾目睹活屍的孩子,長大後會不會寧可當初跟家人一同死去呢?

史蒂芬金在描述家人之間複雜情感糾葛,以及什麼是「為他人著想」的判斷,後韻無窮,每一個疑惑與結局的想像,都兩難。

歡迎加入及推薦看見心理Line@ 隨時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與文章

同時也可以使用Line@詢問及直接預約我們專業的心理師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分享看見心理的好文給朋友喔 😄

想常常收到心理好文嗎?
把「看見心理」的LINE分享給朋友➡️
https://line.me/R/ti/p/%40pcz1738u

或者搜尋「看見心理」的LINE ID➡️@pcz1738u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